top of page
搜尋

【獅墨書訊第08期】宗族建構:元朗酋長國的煉成

【最新到貨:新鮮滾熱辣上架】

Inequality among Brothers: Class and Kinship in South China

Rubie Watson|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9789888390878|HKD$388

講起新界,通常都好難唔即刻諗起原居民、丁屋,同土地爭議。但係呢啲問題通常都唔石頭包出嚟,而係有歷史源流可以追尋。究竟點解新界鄉村嘅社會、文化,同香港其他地方咁唔同?


作者係來自美國嘅歷史人類學家,為咗了解呢度嘅鄉村社會,六、七十年代特登嚟到元朗嘅新田同廈村住咗幾年,同村民交流同收集資料,分析佢哋嘅社會特性同歷史。亦都因為佢呢種田野研究嘅方式,另佢可以得到好多歷史學家喺檔案文獻入面睇唔到嘅資料。


好多人都以為宗族嘅形成就係透過血緣關係自然發展而成,即係「同一個祖宗嘅人咪同一個宗族囉!」但原來有血緣關係,宗族呢個組織就會自然出現,而係要經歷一個「建構」嘅過程。廈村鄧氏嘅祖先雖然好幾百年前就已經嚟到香港,但佢哋嘅宗族建構,要去到十八世紀中先至發生。


透過興建祠堂、編修族譜呢啲活動,廈村鄧氏嘅人就可以脫離錦田鄧氏,自立門戶成為新嘅宗族,再以唔同嘅標準(例如係居住位置、對社區嘅貢獻等等),決定「邊啲係自己人,邊啲唔係」。於是,廈村友恭堂鄧氏宗祠就喺1751年建成,廈村鄧氏成為獨立嘅新宗族。不過,當呢個新嘅宗族開始出現公有資產,尤其係大片嘅土地,自然就會產生新嘅問題。


分配不均、階級差異、長幼之序,開始成為此後二百幾年困擾呢個新宗族嘅爭拗來源。



💡廈村鄧氏係歷史上元朗區內地位好高嘅宗族,所以都對族人嘅婚姻有好多要求,幾百年前嘅佢哋,係絕對唔會容許自己族人同一啲佃農村民結婚㗎。

 

【店長精選:唔好果本唔敢揀】

The Unruly New Territories: Small Houses, Ancestral Estates, Illegal Structures, and Other Customary Land Practices of Rural Hong Kong

Malcolm Merry|Hong Kong University Press

ISBN:9789888528325|HKD$630


嚟到現代,宗族社會同土地問題之間嘅關係又因為新界成為咗香港嘅一部分而變得更加複雜。1899年香港政府接管咗新界,第一件事就係進行土地丈量,然後批出集體官契,基本上推翻咗新界已經運作咗幾百年嘅地皮、地骨雙地主制度。


呢件事直接嘅結果,係好多原本嘅大地主無咗好多土地,加上六日戰爭嘅陰影,對香港政府同英國人懷恨在心;另一方面,好多原本只係佃農嘅小村民,亦因此得到一塊屬於自己嘅土地,而且唔再需要聽令於原有嘅地主。再加上鄉議局嘅建立,新界呢個地方嘅政治生態完全唔同曬。


就係因為新界嘅社會同政治環境係如此複雜,所以作者就用「unruly」嚟形容呢片對政府嚟講難以駕馭嘅土地。雖然話難以駕馭,但政府如果一直躺平,唔好太理會佢,其實基本上都係相安無事嘅。但係政府喺1970年代開始要發展新市鎮,無可避免地一定要面對新界超級複雜嘅土地問題,繼而衍生出「丁屋」。


喺七十年代,丁屋政策算係暫時地解決咗新界好多地主對政府收地嘅不滿,但同時亦都留低咗更多、更大,同更難以駕馭嘅問題。丁屋政策直接衍生出「原居民」呢個身份認同,好多原本祖先喺一百年前只係小佃農嘅村民,都開始拎「傳統權益」嚟講,控訴香港政府喺1899年「剝奪」咗本來就唔屬於佢嘅土地。


新界呢個地方,只會越嚟越複雜,越嚟越「unruly」。



💡新界所謂嘅雙地主制,係同一塊地有分地骨主同地皮主,前者向政府交稅,又向後者收租。由於地皮主嘅業權都係永久,所以久而久之佢哋都自視為地主。


此篇書訊刊於每週一發出的獅墨書訊,歡迎免費訂閱

11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